• 欧洲福利社会的“阿喀流斯之踵”
     欧洲航空业的罢工潮正在蔓延开来,先是由德国汉莎航空四千多名飞行员主导的四天罢工,据悉罢工前曾举行投票,有94%的飞行员投票支持罢工。罢工原因在于去年航空公司与工会的谈判未达成协议,航空公司未能满足飞行员们不裁员以及需要更多工作保障的要求。
    接着,2月23日,法国航空管理人员也发生了罢工。在法国四大公会的组织下,法国机场的航空管理人员开始为期五天的罢工。他们主要是抗议欧盟整合航空的管制体系,单一欧洲天空(单一欧洲天空计划将会把欧洲领空划分为9个跨国家的功能空域区,以期提高整体能力达70%,降低平均延误时间达1分钟或更少,降低用户成本达50%,而到2020年每架飞机则能减少对环境的影响达10%,同时也会提高安全性),法国空管人员担心这会导致裁员以及失去自己的铁饭碗。笼罩着罢工阴影的还有英国,英国万名乘务员举行罢工投票,八成支持罢工,具体的罢工时间待定。希腊空管人员也计划在周三举行一个24小时的罢工,以抗议政府削减支出。
    去年人们还在讨论经济危机中的欧洲要比美国坚强得多,在美国仓皇出台一揽子经济刺激计划时,欧洲几乎纹丝不动(当然,具有大革命传统的法国人,不时地会爆出员工绑架老板的事件)。尤其是德国,连美国不少媒体都艳羡德国的经济在经济危机中风平浪静。的确,就国家层面而言,美国所面临的困难和窟窿看起来比欧洲国家棘手和危险得多。按照最乐观的预期,美国2011年的财政赤字将高达1.6万亿美元,财政赤字占到GDP预计为12%-13%。而2010年德国联邦政府财政赤字占GDP的比例将上升至6%,不苟言笑的德国人就已经很担心了。根据欧盟的要求,欧元区成员国财政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应控制在3%。从国家层面来看,欧洲主要国家似乎要比美国轻松得多。但是,福利国家也有自己的“阿喀流斯之踵”。
    德英航空罢工都事先举行了投票,投票结果显示罢工是具有高度民意支持。这充分说明了,在老牌的欧洲福利国家里,经济危机触动到个人利益是绝对不能被容忍的。就像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所描述的那样,欧洲带来的真正启示是:欧洲的社会民主很强大。但欧洲式的社会民主是一个灾难,人们都想要看到他们想看到的结果。于是,我们也就常能看到欧洲有五花八门的行业罢工。此次罢工的德国汉莎航空,在2009年的前九个月(经济危机肆虐期)就损失了3200万欧元。而相反,此前一年该公司有5.29亿欧元的利润。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欧洲航空业罢工折射出欧洲福利国家在经济危机中所面临的困境要比美国大得多。欧洲的福利社会具有不可逆转性,欧洲高税收(欧洲国家的税收收入占GDP比例为 36-44%,而美国是28%)和巨大的社会福利是基于良好的经济增长的,但是,欧洲一方面也受全球经济不景气影响,另一方面,高税收和福利重负也在侵蚀着增长的活力和革新动力。
    在美国医改背景下,人们极大地关注了欧洲福利社会与美国的区别。这是因为,经济最发达的国家美国居然有3000万人没有医保。克鲁格曼乐观地认为,欧洲社会证明社会正义和经济进步可以同步。但是,当美国试图凭借医改大计不断向欧洲福利社会看齐时,是否也为应对这种福利社会的不可逆性做好了准备。
    此信息更新于2013年06月25日 责任编辑:yangshanchao 访问1619人次
  •  会员评论
    还无任何评论!
  •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   好评   差评      请先登陆 | 注册
    请尊重他人,遵守国家相关规定,文明、客观参与评论                                   
最新面试
精英培训